《中國聽力健康報告2021》分報告:聽力障礙病因分析及對策

2022-02-17

來源于:中國聽力醫學發展基金會微信公眾號


640.jpg


導語:2021年11月9日,由中國聽力醫學發展基金會研創,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的《中國聽力健康報告2021》藍皮書在京隆重發布。這是我國聽力領域首部藍皮書,全書系統歸納、總結、展示了我國聽力行業發展脈絡,客觀分析了我國聽力行業的現狀,面臨的問題及發展趨勢,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和指導意義。藍皮書一經發布,社會反響十分強烈,應廣大讀者要求,我們將陸續邀請專家解讀藍皮書總報告和各分報告,敬請關注。


第一作者簡介

網頁-1.jpg

馬芙蓉,北京大學第三醫院耳鼻咽喉頭頸外科,主任醫師、教授、博士生導師 專業方向:耳科學基礎與臨床


網頁-2.jpg


一、聽力障礙常見致病因素


世界衛生組織 (1997)將測試耳0.5kHz、1kHz、2kHz、4kHz平均聽閾≥26dB HL定義為聽力損失。聽力損失分輕度(26-40dB HL)中度(41-60dB HL)重度(61-80dB HL)和極重度(≥81dB HL)。聽力殘疾為上述頻率永久性非助聽聽閾≥41 dB HL(成人)或聽閾≥31 dB HL(兒童)。共分四級,聽閾≥90 dB HL為一級。

臨床上習慣將聽力障礙稱為耳聾。分器質性和功能性兩大類。又分為先天性聾及后天性聾。先天性聾分為遺傳性聾和非遺傳性聾。遺傳性聾分為綜合征性聾和非綜合征性聾。遺傳方式為常染色體顯性遺傳、常染色體隱性遺傳、X-連鎖遺傳等。非綜合征聾占多數。GJB2、SLC26A4、mtRNA 是中國人常見耳聾致病基因,大多于出生時呈雙耳重度感音神經性聽力損失。亦可為遲發性。先天性非遺傳性聾主要發生于妊娠早期,受病毒感染、全身疾病,或接觸放射線、耳毒性藥物等,造成胎兒宮內聽覺器官發育受阻。母子血液Rh因子相異,難產、產程過長、產傷等造成胎兒缺氧宮內窒息,早產、低體重、高膽紅素血癥等因素可致胎兒聽力損失。獲得語言前發生雙耳嚴重聽力損失導致語言功能喪失為語前聾。獲得語言后發生的雙耳嚴重聽力損失稱之為語后聾。聽力障礙的原因亦分為耳源性、全身性和原因不明。耳源性病因可發生于外耳、中耳、內耳及聽覺傳導系統的各種因素,包括先天性、耳毒性、炎癥性及膽脂瘤(導致傳導性或混合性耳聾的常見病因)、老年性、聲損傷、神經退行性、外傷性、良性或惡性腫瘤及自身免疫性疾病等。全身性疾病,包括神經性、心血管、內分泌、代謝性、腎臟疾病、骨組織疾病等。原因不明性耳聾如突發性聾等。


二、我國聽力障礙發病率及危害


聽力殘疾和言語殘疾為五大殘疾之首,隨著中國社會老齡化會更加嚴重。根據四省市(2014~2015)聽力現況調查顯示,我國聽力障礙的標準化現患率為15.84%,中度及以上聽力障礙的標準化現患率為5.17%。以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報告登記的大陸人口總量(13.40億人)推算,我國聽力障礙者總量超過2億人,中度以上聽力障礙者的總量約7000萬人。

聽力障礙的危害,尤其雙耳嚴重聽力障礙者,兒童如果錯過語言發育的黃金時期(2~4歲)就會“十聾九啞”。終生缺乏聲音警示會造成潛在生命危險。嚴重聽力障礙影響社會交往,難以融入主流社會,會給家庭和社會造成沉重負擔,造成身體、心理及社會問題,影響我國人口質量及整體健康水平。早期高頻聽力下降,表現為“打岔”“聞其聲不解其意”。雙耳嚴重聽力損失造成交流障礙和交往受挫,會誘發焦慮、抑郁等心理問題,可伴睡眠障礙、神經內分泌免疫系統紊亂等多系統病變,嚴重者會造成腦神經功能退化,如阿爾茨海默?。ˋD)等。


三、聽力障礙干預


目前聽力障礙主要通過藥物、助聽裝置、手術及言語康復等手段進行干預。藥物治療主要用于治療造成耳聾的原發疾病。對于感音神經性耳聾,目前尚無特效藥物?!邦A防為主,防治結合”是我們的基本方針。助聽器分植入式和非植入式(傳統的氣導助聽器和骨導助聽器)。植入式助聽裝置又分骨導助聽器(Bone Anchored Hearing Aid, BAHA)、骨橋(Bone bridge,BB)、振動聲橋(Vibrate sound bridge, VSB)等。耳顯微外科手術始于上世紀50年代。目前人工耳蝸植入手術是治療雙耳重度感音神經性耳聾的有效措施。顯微鏡下行乳突根治術切除中耳炎性病變,采用自體或人工聽骨進行鼓室成形、聽骨鏈重建手術以重建聽力愈加精準和成熟。耳內鏡手術選擇合適的適應癥并追求微創。目前在臨床中顯微鏡和內鏡相互結合,取長補短。手術植入BAHA、骨橋、振動聲橋等以改善聽力。廣大基層耳顯微外科水平逐步提高。言語康復對于人工耳蝸植入患兒尤其重要,各級康復機構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

四、存在問題及建議

(一)存在問題

我國人口基數大,聽力障礙人群不可忽視。由于感應神經性耳聾,缺乏特效藥物治療,而有些耳聾患者,如早發現、早診斷、早干預則可重獲聽力。所以,預防耳聾和做到“三早”是關鍵。10多年來,我國將3月3號做為“愛耳日”并成為“國際聽力日”,以提高國民愛耳護耳意識和行動。但是愛耳意識和行動仍需加強。目前在全國范圍內尚未普遍開展聽力及基因聯合篩查,耳聾防控體系有待升級,相應的基因篩查及咨詢的流程、標準和指南尚待制定完善。噪聲性聾、突發性聾等在臨床中屢見不鮮并有年輕化趨勢。老年性聾目前是我國致聾的首位原因。受落后觀念、經濟水平、驗配水平等因素影響,老年聽力障礙患者助聽器佩戴率僅為6.5%。我國在兒童人工耳蝸植入和聽力篩查等方面雖然取得了可喜成績,但老年人群的聽力障礙的聽力監控、人文關懷、助聽器驗配、人工耳蝸植入等仍需大力加強。聽力重建手術、人工耳蝸手術、聽覺裝置植入手術在基層仍難以開展。


(二)幾點建議

政府、社會、公益等各方面應立即行動起來,預防和治療聽力障礙。建立耳聾三級預防體系,預防耳聾出生缺陷。并針對重點地區、重點人群進行干預,重點扶持一老一小和農村偏遠地區。建立覆蓋全社會和全生命周期的聽力健康體系,以社區或村莊為聽力單元建設聽力網絡和數據庫,開展新生兒聽力篩查及耳聾基因聯合篩查。開展60歲以上人群聽力監測。加大政策支持力度,尤其是制定由政府和殘聯主導、社會、公益參與的聽力測試和助聽裝置購買服務政策。大力扶持國產助聽裝置創新和轉化。加大宣傳力度,愛耳護耳知識應從娃娃抓起,進入中小學課堂,成為普通教育基本內容。嚴密管控青少年耳機使用時程和強度,預防噪聲性耳聾。加強聽力學教育和執業認同,培訓基層耳科醫師、聽力師、 助聽器驗配師和言語康復師。




分享

相關推薦